本站搜索
种鸽展示
海尔曼比佛丹 (Herman Beverdam)
詹森
慕利门
杨阿腾
惠布里茨
狄尔巴
华尔詹吉(Wal Zoontjens & Son)
汉斯瑞尔特曼(Hans Rietman)
西班牙H&Q 鸽舍(H&Q Lofts)
伯马佑德鸽舍(Combination Braade De Joode)
艾迪夏拉肯(AD Schaerlaeckens)
部分获奖鸽
杨阿腾
詹森
华尔詹吉
汉斯瑞特曼
凡龙 芬尼卡5000
卡尔舍伦茨 万候
考夫曼
爱亚卡普
菲戈
联系我们
电话:(+86) 13153226581
传真:(+86) 532 83642617
邮箱:melbourne2001@163.com
地址:中国 青岛

“不断变化的时代”(The times they are a changing)

 
作者:艾迪·夏拉肯(Ad Shaerlaeckens)
陈霄陵
      不,这个标题并不是指鲍勃·迪伦(Bob Dylan)那首闻名遐迩的曲。
       这篇文章我將谈论的是近十几年来年荷兰和比利时在信鸽运动上的主要变化。与过去相比最大的不同是鸽友的数量直线下跌。就拿比利时的弗兰这一个省来说吧,第二次世界大战过后有3万左右的养鸽爱好者,2000年剩下1万1千,6年后只有7000位鸽友了。在荷兰和比利时其他地区情况也是同样的糟糕。我知道一个小镇,那里有6个俱乐部,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剩下11位鸽友,但现在仅仅只剩下4位鸽友了。
       我提到的弗兰德省乘公共汽车只需45分钟就可以遍历,因此在如此小的地区拥有7000名养鸽爱好者其数量已相当可观了,但是令人担忧的是鸽友的平均年龄。当许多鸽友生老病死或退出,却鲜有年轻爱好者继承、、、
       当然信鸽运动决不会就此没落,但昔日家家户户都有一个鸽舍的美好时光已一去不复返。
       欧洲有个关于信鸽运动的好消息,像葡萄牙、波兰和罗马尼亚这些国家每年都会有500位新鸽友参加信鸽运动。有一次,我在罗马尼亚有个研讨会,我听说罗马尼亚每年都会有500位新成员参加赛事,这与比利时每年有1500位鸽友退出形成鲜明的反差。
       信鸽自身
在我的孩提时代,(60年代)我们养的鸽子比现在我们养的鸽子体型要大的多。雄鸽很有汉子气,大方头、大鼻孔连雌鸽的体型也比现在的要大得多。近几年来不仅鸽友的数量是个巨大的变化,就连赛鸽运动本身甚至是信鸽自身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鸽友都是根据比赛需求来选择鸽子的体型导致鸽子的体型变得更小。你再也看不到体大雄厚的鸽子,那些有着大鼻孔,强壮得像独木舟一样的鸽子更是难得一见了.
除体型外,颜色也不可同日而语。过去,我们有许多红降、红雨点、麒麟花、深雨点、中雨点、纯白或纯黑鸽子。现在,充斥着我们视野的多是灰轮或雨点,红绛已变得很少见了
 
您知道是为什么这么奇怪吗?
   现在中短距离表现突出的大多数都是灰轮或浅雨点,善飞两日的鸽子(1000公里或更长)许多都是深雨点或雨点。
      我们还发现类似的有关眼睛的奇特现象。 许多(不是所有!!!)中短距离的好鸽子有着一双所谓的黄眼或玻璃眼(牛眼),在许多情况下许多长距离王鸽的眼睛都是非常多彩并且眼砂很暗,就此事我和几个科学家研讨过,他们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更多的鸽子
数量巨幅下跌的鸽友与之所拥有的鸽子数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过去,很少有鸽友会有供种鸽的专门鸽舍;他们大多数只有两个鸽舍,一个供成年赛鸽使用,另一个给幼鸽;他们大多数也只有一个放飞笼,不过他们也不需要更多。现在鸽友有了这么多鸽子,合乎情理地有了更多更大的鸽舍和更多的放飞笼,有些鸽友甚至有供信鸽使用的专车。
 有人可能会想为什么荷兰和比利时的鸽友会养这么多的鸽子?
    首先荷兰和比利时有更多的比赛机会。此外,比赛数量的增多同时也提高了那些幸运的鸽友的获奖机率.,使国外的潜在买家看到更具吸引力的赛绩,从而更好地宣传了他们的赛鸽.。但是这些买家不会去看这个参赛者参赛了多少羽鸽子,如果一场1000羽参赛鸽的比赛某个人的名字在前100名的赛绩单上提到12次,看似相当不错,但是如果他一个人就送了150羽参赛鸽的话。那么根本都算不上好。如果一个人的名字只被提到3次看似相当糟糕,其实不然,如果他总共只参赛3羽鸽子的话,非但不糟糕而且是超级不错。还有,一些鸽友养更多的鸽子是为了适应不同的体制。正如前述,过去鸽友都是以自然或寡居制的体制。现在,一些鸽友用寡居制雌鸽参赛和使用双鳏居制(雌雄鸽都寡居)并且还是定期鳏居。
过去一年只有两天的比赛,而现在仅是一天就是过去一年的比赛!
过去最主要是竞赛成鸽,幼鸽只是装笼私训为将来的赛事做准备。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幼鸽赛变得相当盛行。目前奥尔良全国赛是荷兰一大赛事,有二十多万羽幼鸽参加比赛。
日益盛行的幼鸽赛的原因莫非是:人们通过蔽光控制了幼鸽的换毛,因此他们可以用每周都不掉毛的幼鸽参赛。最近一些鸽友也给他的成年鸽采用蔽光,但这将是另篇文章的故事了。这是明摆着的,以电子形式(电子鸽钟)计时也让鸽友可以参加更多的鸽子。
 奖金与运输
  与过去相比不同的还有奖金。 在我童年的时候,鸽友们用他们每月的工资去参加信鸽比赛,有的甚至是借钱参加,但是现在竞赛的奖金逐来越少。在80~90年代,仅在一场比赛的夺冠者就可获得高达2万美元(约现台币15万)的奖金,可现在奖金数额却不断稍减,现在在荷兰许多俱乐部一分钱的奖金也没有。在比利时鸽友仍然用很多的钱打比赛,但是这与过去已相差甚远.。这并不意味着金钱脱离了信鸽运动,恰恰相反的是现在许多鸽友主要通过把鸽子销售到国外挣大笔的钱。首先美国和日本出高价购买一些赛绩鸽和有不错血统的鸽子,其次就是台湾和现在的中国以及罗马尼亚(!)这些都是些“大买家”。
 此外,到信鸽放飞地点的交通运输也发生了许多的变化。比利时的鸽友通过火车从较远的地方把鸽子运输回来。现在,尤其是荷兰人和德国人用现代货车运输鸽子,在车里温度、湿度和通风等问题都得以控制。这些卡车(被称之为“集装箱”)是专门为鸽子设计的。几年之后比利时鸽友不再用火车运输鸽子了,可至今他们的运输方式都是过时的,他们有的卡车每周还有一段时间会兼作他用也没有像荷兰和德国鸽友拥有货车通风口等类似设备。荷兰和德国鸽友放鸽只需按下按钮就可以了,而比利时的鸽友还得卸下鸽笼并亲手打开鸽笼。
其他新鲜的
今天我们还有往日没有的医药,它们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可随之产生的问题是病原体有了更多的抗药力。在许多鸽舍特别是溃疡和沙门菌变得很难抑制。过去传统的疾病是溃疡(canker)、梅毒(pox)、沙门氏菌(salmonella)、寄生虫(warms)和coccideoses。现在我们的鸽子又患上新的疾病例如:奇计病毒(circo Virus)、副粘病毒(paramony)、(coll)、链球菌(streptococci)、腺疾病(Adeno),传统的细菌变得越来越猖獗并且现在没有发现好的抗菌素来对付它们,因此科学家赞成我们必须得预防。抗菌素的滥用会侵蚀人和动物的免疫力。Baytril是最新大概也是最好的抗菌药,但是由于药效是如此之“强”,那么也就是最危险的。(药效和副作用似乎是成正比的).“要是Baytril(抗菌素)都不再起作用的话,其他方法也都是无济于事了。”兽医说到。
  过去关于H5N1疾病我们一无所知,一些鸽友会想这个病毒是否一直存在还是一种新的疾病。这不是一种信鸽疾病,德国科学家甚至发现这种疾病信鸽很难患或传播,但这种疾病在许多国家都严重地阻碍了信鸽运动的正常进行。
 2007年3只死天鹅的事件竟成了荷兰、比利时和法国停止了一个月成千上百万信鸽比赛的理由。不可思议的是德国不担心信鸽传播H5N1,因此荷兰和比利时的比赛从德国放飞,而不是在法国停赛6周。此外,信鸽运动上鸽钟的发明其他方法也都是无济于事了。德国第一个开始使用,起初大多鸽友强烈反对,许多鸽友以退会相要挟。可是现在鸽钟已被广为使用并认为是上帝的赐福。但是对于那些年岁很大且喜欢传统填表方式的鸽友来说,电子鸽钟的操作非常复杂,这已成为阻碍他们参与竞赛的原因之一.
 
血统、拍卖会以及因特网
另一个变化就是血统。特别是国外鸽友太过重视血统,过度地追求血统已让这种行为本身变得荒谬不堪.
2007年一项调查表明不足20%的鸽友的鸽子有血统,但是鸽友卖的所有的鸽子都有血统表,因为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他们的鸽子要是没有那张纸,他们将找不到客户。事实上如此多的鸽友认为一羽好鸽必须要有好的血统,我想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悲哀的误区。
公开拍卖会在信鸽运动上也变得举足轻重。
他们很注重拍卖单上带赛绩的血统鸽所售价格,那些没有价值却有一张很好血统书的“铭鸽”通常售得很高的价格,然而他们对那些没有好血统或甚至没有血统书真正的好鸽子却不屑一看。许多鸽友也使用因特网和他们自己的主页去推销他们的鸽子,当然这只是不断丰富着的赛鸽买卖形式的一种.
有时一些外国人问我获得冠军鸽得主的主页是什么?他们没有意识到那些上了年纪的鸽友们并没有个人主页甚至没有个人电脑。
幼鸽飞失
近几年来另外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幼鸽大量地放失。过去没有人丢失幼鸽,如今对于许多鸽友来说这真是棘手至极。鸽友很是纳闷儿:过去鸽友大老远地(从放飞地点)回来没有车或时间去训放。如今鸽友确实有了车、有了时间,并且去放飞地点的运输条件变好了,因此信鸽有了更多、更好的机会去增长积累,可往往事与愿违,不计其数的幼鸽飞失。
和过去做个比较也许会您找到问题的答案:“为什么”?
--过去幼鸽没有采取蔽光。
--过去他们没有今天可供使用的药物。
--过去我们没有手机、航海者和因特网等等。
有时幼鸽和成鸽在同一放飞地点同一放飞时间放飞。成鸽拼命地往回飞;然而幼鸽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了。
由于抗菌素的使用,他们的免疫力会更弱吗?
难道老鸽子习惯于是“污染物”和空中其他的垃圾,正如因特网、手机和航海者一样吗?
也许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可无人拥有答案。
 
* 经艾迪夏拉肯授权刊登其全部文章。
时间:2008-3-24
嘉信首页 | 嘉信鸽业 | 公司新闻 | 信鸽展售 | 种鸽展示 | 历年成绩 | 经典文章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地址:中国 青岛 电话:(+86) 13153226581 传真:(+86) 532 83642617 邮箱:melbourne2001@163.com
Copyright © www.jiaxinracingpigeons.com Powered by:qd800 鲁ICP备07503713号